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凯发陈小春

文章来源:AG8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4 10:44:34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凯发陈小春黄毛一进我房间就说:”我都知道了,叶世杰他们两个死了.那些福建人也都走了.现在满大街都是月浦人要来找伟刚报仇的传言.”我正低头坐在床沿,听黄毛这么一说,抬起头来问:”找伟刚报仇?”黄毛说是啊,唐志浩有个亲戚在月浦,他打听到消息说,月浦那里现在大乱了起来,叶世杰的兄弟陈豪的一条腿给他们自家人砍断了.那些人嚷嚷着是伟刚做了叶世杰,要来找伟刚火拼. 听黄毛这么一说,我捧着脑袋想:”这么说,我没有被暴露,而叶世杰的那些兄弟们也都信了我的话,觉得这事情是伟刚做的.他们这么推测倒是合情合理,恰巧我昨天为了掩饰, 编造了个借口说是伟刚要提前动手,所有的这一切,倒都被扣上了.”看了短信,我的心头狂跳,”果然如此.”我暗想,”如此下去,我便危险了.”大哥见我皱眉不语,问道:”周周,你怎么了?”我醒悟过来,强笑道:”没啥,呵呵,没啥.”一边伸出手去,夹了筷菜到碗里…吃完饭后,我一头钻进房里,拿出电话,打给庄宏.电话接通后,我压低声音说道:”那两个没死的,你查到身份没?”庄宏嗯了一声说:”我查到了,一个叫李顺太,在虹镇老街那里做赌档生意. 另一个叫做赵可,手下人很多,在闸北帮人看场.”我想了一下,说:”明天我就去找他们,不,就今天晚上.我先去找那个李顺太,你给我详细地址.”庄宏迟疑道:”这…你就这么去找他?会不会太危险…万一…”我打断庄宏说道:”没时间了,现在我必须冒险.”我们两个骑车来到伟刚家门口,进门后就看到伟刚捧着个卷饼正在吃,黄毛在一边看电视,伟刚见我进来就招呼我坐下,然后关了门对我说:"怎么样,伤差不多好了吧."我说基本好了,这两天正想着过来看你呢.伟刚笑笑说:"嗯,你挺不错的,够义气."一边说一边看向旁边的黄毛:"大家都很喜欢你."我说没事伟刚,黄毛的事就是让我看到了,哪个兄弟看到都会做的.伟刚拍拍我的肩,"我后天到广州办些事情,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来.今天让你来,是想跟你交代点事情."我说伟刚哥你说,伟刚说:"我看兄弟们都蛮服你,就想给你点事情做做.明天开始你就去帮我管团结路漠河路那里的几个场吧. 那里有我们几十个兄弟,你好好帮我看着. 明天就让黄毛带你去熟悉一下人和场子." 我看看黄毛,黄毛向我点了点头.我说伟刚哥我来没多久,对那里也不熟,你还是找个熟点的兄弟去吧,再说我家里离那里也不近..."你不去?"伟刚收起笑容,沉下脸来问我.

清晨,拖着疲惫的身躯,我终于回到了家里。哥在公司值夜班,也没人烦我,我拉起被子倒头便睡,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,就连梦都没做一个,直到下午四点,才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。电话是中涛打来的,听到我接了电话,他叫了我一声,然后便沉默下来,不知要讲些什么。我说中涛昨晚的事情我知道了,你也别在意。中涛应了一声,道:"哥晚上就出院了,你一起来吗?"我说我有事不来了,等你哥回家后我再去看他。然后我又问,"小飞的情况你知道吗?"中涛听到这个名字,哼了一声道:”一直也没打听到,估计也没出什么大事。"我说最近要小心,这家伙死了其实倒也太平了,人没死,就必定会来找你麻烦。听了黄毛的话,我心下也不禁忐忑,两人沉默许久...这时候,我方才感觉到手臂上辛辣的疼痛感觉,想必是汗水流进伤口带来的痛苦,斜眼看去,只见左上臂血肉模糊,还有些玻璃渣镶在肉里,那一记实在扎得不轻,这时候黄毛也注意到了我的伤口,赶忙过来抓着我的肩膀说:"真TM该死,都是我的错."说着对后面那两个壮汉说:"大毛你们替我往死里打.我送周周去医院."说完挽着我就走,经过那四个惊恐万状的家伙身边时候,黄毛狠狠的用脚向其中一人揣去...凯发陈小春峰峰还瘸着那条腿,钢钢和小李笑得比太阳还灿烂说周周农看起来老老卵(老卵即NB的意思)的样子.我摸摸头说还好,就是肚子有点饿了,小李大叫我请客我请客. 于是来到北翼商业街,饭店早上还没开门, 便找了个小摊坐下吃起了早饭. 峰峰小心的问我:兄弟你受什么折磨了啊? 性功能还在伐? 我说伟刚让我带人去捉你们我没干,就被他们狠揍了一顿.旁边的钢钢说你吹什么牛,快说他们在哪里蹲点, 我叫了冯京他们,下午拉个场子帮你回去报仇. 我笑了笑,说你找了几个人,他说要几个有几个,小李的哥哥也会帮你找人的. 我说算了,伟刚人还不错 .以后交个朋友吧. 小李在旁边叫了起来:"农哪能夹缩个啦? 这样以后我们怎么混啦?" 我一个头塌打过去, 说人家在月浦几百光人,那里蹲点的就有四五十光, 还有猎枪和刀, 混你个头啊, 你以为到别人学校里去捉中学生啊. 昏头了你. 这件事情要报仇也等我哥回来再说. 峰峰说总算你没出事,那等你哥下个月回来再说吧.

凯发陈小春

凯发陈小春其时天色已暗,明强看不清对方是谁,便问我:"你TM到底搞什么鬼."我说明强哥你不要动气,这时候中海已经走到我们面前,对明强伸出手来,笑着说:"你好,明强."明强看着中海说:"你是..."我说这是中海,特意到你家来为上次的事情和你打个招呼.明强听到眼前站着的人竟然是中海,一下竟有些发楞,他怎么都想不到中海会在这时候出现,而且会是跟他来讲和.中海的手还伸在那儿,笑着看着明强,明强呆呆地望着中海,过了会才看到那只伸过来的手,便也把手伸到中海面前,我抓住他们两个的手放一起说:"呵呵,明强哥,大家和好吧..."中海开口道:"上次的事情是我弟弟不懂事,现在已经和周周了结那事了,你老兄的大名我也是经常听到,大家都是朋友,就不要做冤家了吧,要是你觉得还不解气,那我中海就站这里任你出气,吭一声不是好汉." 明强一向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,本来看中海亲自上门道歉,气就消了一大半,现在听得中海说出这番话.自然也就收了敌意,拍拍中海的肩膀哈哈笑着说:"走,上楼喝点去."黄毛被两个穿白衬衫的人架在门口电线杆上,一动不能动,旁边另有三人,也穿白衬衫,看着黄毛. 其中一个看着黄毛说:"上个月你们收帐收到我兄弟头上,拿了钱还伤了人,今天照样让你收回."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把弹簧刀,弹出刀刃,看着黄毛.这时旁边已有三四人驻足围观,我也假装凑热闹,走到旁边,黄毛一直翘着嘴角,闭嘴不语,忽然看到我到旁边,脸上显出些许吃惊之情,我向他使使眼色,黄毛便不再看我.在黄勇肩头,双目失神,面孔上都是伤痕和血迹.我啊了一声,迎上前去.小五看见我,嘴里轻轻吐出一声:”周周…”说着便缓缓转动眼珠,望向一边的和尚.和尚这时候已经坐起,靠在了墙根上,低着头不敢接触小五的目光.黄勇扶着小五到了楼下,让他靠着墙壁坐下.小五身上的那件白色衬衫早已被撕破,满是血痕污迹,我蹲下身问小五:”你还好吗?”小五咬着牙点点头说:”我没事,死不了.”说着举起手来,指着和尚轻轻说:”周周,这个人.我要把他做掉.”

“哦…”伟刚问道:”周周,你有什么打算?”他望着我,目光里满是笑意.不知怎的,看到他这副笑意盎然的样子,我感觉有些毛骨耸然.“我…”我望了身旁的黄毛一眼,说:”我想把我在宝山的这块地盘让给黄毛.” “啥?”黄毛听我说出这句,跳起身来,指着我.”周周, 你…”我朝他笑了笑,道:”你先坐下,听我说.”伟刚哈哈大笑起来:”周周,你倒是义气深重.要把地盘让给黄毛,怎么?你这次又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了吗?” 黄毛在一边叫道:”周周,这…这怎么行.”我霍地站起身来,望着黄毛厉声道:”有什么不行,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想法吗?”说到这里,我拿起桌上的酒杯,倒慢了酒走到伟刚面前,高声说道:”伟刚哥,这么多年,承蒙你照顾,我周周才混到今天这模样,我今天在这里跟你起誓,下个月以后,我便退出这一行,永不再踏入一步…”星期五, 老天终于没能摒住泪水,绵密细致的雨丝不紧不慢地落了下来. 这湿意打在了尘土上,渗到了空气里,游入了街巷屋宇中,阴冷阴冷的.上午, 我和锋锋一块打车去了本区的车管所,拿到了我们的驾驶执照. 回来的路上,锋锋看着我说:”周周, 你也该去买辆车了.以后方便些.”我听了心里一动.说:”好啊,等最近的事情忙完了倒可以去瞧瞧.” 回到家里,庄宏给我打来电话:”周周,明天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么? 要不我去仓库等你们吧.”我摇头道:”我都准备好了,但是这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.更不要露面.”挂了电话,我望向窗外…这天气,下过了这场雨就该冷下来了吧…我喃喃说道…那天的午饭是在淞滨路上的一个火锅城吃的,锋锋来了,我还叫上了王云. 喝酒的时候我把下午的事情告诉了他俩, 王云听了拍着桌子说要大干一场, 锋锋则喝酒吃菜,一句话都没说...凯发陈小春




(AG8U导航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凯发陈小春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凯发陈小春: